LOOORD

夕山薄日盖东方
半边伤
奈它冬月与秋霜
蔷薇香
肯将枯木散芬芳
是春光
岂曰紫霞随风往
看锦江
待到花开云梦乡
自难忘

秋暮
恍惚见朝晖如故
惟此人间三五事
难渡

要渐渐习惯秋冬长达半年的霾
并希望它有一天散去永不再来

© LOOORD | Powered by LOFTER